Saturday, 8 December 2012

劉健威 此時此刻 南丫島

2012年2月20日 在南丫島洪聖爺灣那家酒店住了三天,寫稿。 一個美麗而寧靜的小海灘,人不多 ,日日夜夜,聽到的只有海濤拍岸的聲音;房間不大、但乾淨整潔,有個小露台,每天黃昏,就坐在露台上,遙望無涯的海洋,和偶爾緩緩駛過的輪船,一邊構思寫稿,一邊喝紅酒,寫意得很。 晚上也不外出,繼續喝酒寫稿,寫累了就看日劇《深夜食堂》。 酒店的餐廳說不上有什麼特色,但出品還可以;最精釆是,餐廳旁有一棵楊桃樹,此刻正結了滿樹楊桃,沒人摘,熟了就掉到地上爛掉。我聳身一跳,摘了個黄熟的,嘩,又香又甜,是襄日滋味,比進口那種大大的好吃得多,現在哪裏可以找得到這樣自然有機的楊桃? 住了兩天,跟廚師混熟了,他抬了張梯子,摘了一袋讓我吃個飽。我跟他說,你們太暴殄天物了,這樣好的楊桃,由它爛掉太可惜,用來做沙律不是一大特色嗎? 又記起,在南丫島的索罟灣也有好幾株三稔樹;三稔跟楊桃外形一樣,但很酸;有一次我買了些回去蒸排骨,頂好吃的。 南丫島多少保存這麼一點野趣。 文化上,南丫島也有別於長洲或大嶼山那些離島,這裏住了很多外國人,他們多少比較抗拒主流價值,所以大都閒閒散散的;而這裏也可容納規模不小的有機食物店,又有好幾家整天擠滿洋人的酒吧。一位朋友很形象化的形容住在這裏的外國人——買東西,口袋裏東一張西一張的掏出皺皺的鈔票,打開來,總是勉强的才湊夠數。 很喜歡坐在最近碼頭那間酒吧,那裏可以看到每個下船回家的人,從每張疲憊的臉孔,想像其背後的故事。 飲食亦多元化,印度菜、泰國菜、意大利薄餅店、土耳其烤肉……都有。住兩三天一點不寂寞。

1 comment:

Labels

Followers

Blog Archi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