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7 March 2015

還是活的好

2015年3月7日《信報》
劉健威 <此時此刻>
還是活的好
海鮮吃沒完,在香港天天吃海鮮,到了台灣仍找海鮮吃。
到埗馬上到府岸去,吃蜆湯、鯊魚煙、炒曼波魚肚、大肉蟹……最好吃還是墨汁加墨魚肉做的香腸,又香又滑,吃完了還想買些拿走。
台北不常見活魚,這裏也有──游水三刀每両賣一百新台幣,合二十五元港幣,比在香港的潮州店吃便宜了一倍有多。
晚上李昂請到常夜燈吃台式魚生,昨天介紹過了,好戲在後頭 ── 原來老闆阿佑每天清晨到基隆魚市場買海鮮去;我一聽,馬上報名跟他去。
吃罷晚餐,回酒店小歇,半夜一點半冒着寒風冷雨坐他的平治到基隆去。夜間無車,其實不遠,不到半小時就到了。三條街,燈火亮如白晝,熙熙攘攘,倒有點嘉年華氣氛。
魚的種類繁多,大魚尤多 ── 金槍魚、大石斑、大鮫魚……動輒數十斤重,看到便叫人興奮;好魚也不少,像蘇眉、馬友……而且也新鮮,帶魚條條銀光耀目,好看得很。價錢也便宜,我買了兩副最大的烏魚子,只是六百餘港元。
但有一點很特別 ── 蝦有活的,蟹也有活的,但魚卻沒有活的。阿佑說,台灣人不吃活魚;他覺得,捕獲的魚馬上宰掉,放血急凍比活的更好,有ageing作用。
這跟香港人的價值完全相反 ── 在香港,死掉的魚不值錢,跟活的起碼相差一倍以上。
這有時不大合理 ── 好像馬友和鷹鯧,很少是活的,但比好些活魚好吃;起碼勝於一些大東星斑,但價錢卻比大東星便宜。但在大部分情形,活魚比死魚貴還是有道理的,因為活的比死的好吃多了。
第二天舒國治帶我到宜蘭吃海鮮就是最好的佐證 ── 我們叫了一尾冰鮮龍脷,樣子新鮮好看,蒸的火候也對;但吃進口中,肉是「粉」的,鮮味早失;跟吃活的天差地遠,所以我對台灣人吃海鮮的觀念不理解不認同。但半夜到基隆看海鮮,一如到東京逛築地,肯定是遊台北好節目。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Labels

Follower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