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6 March 2015

常夜燈

2015年3月6日《信報》
劉健威 <此時此刻>
常夜燈
到了台北,打電話給作家李昂。她說:我們今天晚上吃魚生好嗎?
當然好。以前有朋友推薦過我來台灣要試試本地的魚生,說跟日本吃到的很不一樣;又有朋友每年到了季節,專程飛過來吃鮪魚腩(Toro)。不知怎的,我老提不起勁來,也許先入為主,覺得吃魚生不如到日本去吧。
她約了我到濟南路三段一家叫常夜燈的店子去。店子不大,也不小,有三十座位;這天是周二,但位子都坐得滿滿的,這裏不訂沒位;我們坐在壽司吧前,看着廚師忙。廚師都很年輕,但都帶眼鏡,像周星馳電影裏的什麼黨。
這晚大大小小吃了二十六道菜,但由頭到尾都吃得開心;因為偶爾一道菜平淡點,但吃一啖就過去了,另一道菜馬上又端上來。
吃的九成是魚生,而且是台灣漁民打回來的魚弄的。
有幾種魚生吃得很是滿意,好像帶魚(太刀)就有大小兩種,大的切魚生片,肉爽味濃,吃罷才覺得這魚還是生吃好,弄熟了未免浪費;小的那種,沾了粉炸,炸得表皮酥脆,但一咬下去,裏面的魚肉鬆而帶油,馬上融在嘴吧裏了。一種是鮫鰈,吃起來肉質帶爽,魚味亦佳;鰆魚是很大條的魷魚,他們燒了,用煎熟的蛋夾着吃滋味特別;合鴨也好吃——鴨子是宜蘭產的,他們弄成八成熟,吃起來跟全熟的味道很不一樣,讓人咀嚼到鴨子那含蓄而甘美的味道。
另外有一兩種菜吃起來也有趣,好像白子,一般生吃為多,他們燒熟了,送進口中,全是油香;牛蒡卷也好吃,牛蒡切細絲,炸得酥化,用紫菜包着生菜絲一起吃;就是煎雞蛋,都煎得鬆香。
倘說有什麼不足,那就是刀章似乎沒日本師傅的講究;但好處是,魚的種類又多又新鮮,價錢超平——這樣吃一頓,不算酒水,人均消費五百港元左右!
魚怎麼新鮮呢?老闆廚師阿佑每天清晨親自到基隆挑魚,這晚我也跟他去了,四時才回酒店。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Labels

Followers